夜墨

不行我要学会自控( ;´Д`)

【耀菊】手把手教你如何有效率地催更(b站梗)

目录

Chapter 16.
墙上挂着的时钟,分针指向下午三点零五分。
王耀和本田菊一起收拾好地上的一堆杂物,抬头看了眼。
“哦我们的本田先生,现在还这么早,你真的不想出去走走吗?”心情超好的他以一种轻快的语气,向对面的人发出了请求。说罢,还颇俏皮地朝对方眨了眨眼。
本田菊很无奈地朝他笑笑。“为什么不呢?这种机会得好好珍惜啊。”耀君问出这样的话,无论是谁都难以拒绝吧。
“那小菊想去什么地方呢?”王耀的笑容愈发灿烂,一只手臂绕过本田菊的后颈往他身上靠。
“嗯......”本田菊思索了一会儿,却被身上突然多出的一半重量弄得很不畅快。挣扎无果后,他直接卸了力气往地上倒。
就在本田菊的肩膀快要碰到地面的瞬间,肩膀上那只手突然猛一发力,又把他往反方向带。
于是这场景,看起来就好像本田菊乖乖地朝坐得稳稳的王耀投怀送抱。
真是失策啊.......
“古董店。”本田菊把脸埋在王耀的衣服里,闷闷地说。
“诶,啥?”
“古董店。”他重复一句。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随便说说,”本田菊犹豫片刻,解释说,“不去也行。”
.
最终,他们在街上七拐八拐,也没找到一家正儿八经的古董店,只好作罢。
天色渐晚。
王耀环顾四周,眼睛一亮,拉起本田菊就往斑马线跑。
“等等,停,你要去哪儿?”本田菊被迫迈开步子,控制着呼吸勉强问道。
王耀回头笑笑。“超市哦。反正也要晚上了,买点材料烧饭嘛。”
虽然他们俩也不是什么大明星,但就这么走在路上,还跟人手牵手,本田菊还是有点担心被认出来。好在直播的时候都没怎么露过脸,这使他安心了不少。
然而,总是会有路人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注视他们。大多数是女孩子,脸上咧着大大的笑容,激动地互摇肩膀,有胆大的甚至拿出手机拍照了。
“天啊死而无憾!!牙要掉了啊啊啊啊!”
“这对很好吃的样子~会不会有太太愿意出本呢~”
“攻受分明啊有木有!?”
“憋乱说,人家听到了不太好吧......?”
“哈哈哈没事儿人家听不懂的啦!我跟你赌!一周盖浇饭干不!”
......
抱歉我还真懂。本田菊难得有朝人翻白眼的冲动。不过,攻受?他不自觉地偷偷瞟了眼前面的王耀。虽然自己绝对是攻,但感觉王耀也受不起来啊。如果是自己出本的话,也许会耀左吧......
“天我都在想些什么啊!?”本田菊突然回神,就想把拳头往自己头上砸。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。
前边的王耀听到动静转过身,看见本田菊微微蹲着身子,一脸痛苦地抱住自己的脑袋,吓了一跳。
“没事吧?是头疼吗?”他小心地将手掌覆在本田菊的头上,轻轻揉了揉他的发丝。
本田菊还在自己的思绪中挣扎,听到王耀这么一说,心中突然就咯噔一下,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——尤其是当头还被揉了几下之后。
不会吧!难,难道?!不不不在下不信不信不信......
殊不知他自己的耳朵已经烫得要命了。
这时,本田菊由衷地希望王耀早点放过他。
——可惜,世界从来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美好。王耀见他脸上有点汗,更加坚定地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,试试温度。
“该不会是发烧了吧?”听起来还挺担心的。
本田菊觉得气管里有什么东西堵得紧。努力压下那种奇怪的感觉之后,他在心里默念了几遍“冷静”,便站起来,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朝王耀笑笑。
他干咳几声。“没事,只是刚才冒出了一些奇怪的想法,耀君别在意就好。”
王耀一脸怀疑地打量着他,见本田菊真的没有半点继续话题的念头,只好点了下头,拉起手继续向前。只是这次由跑改为走了,散步一样的速度。
刚迈出几步,身后出现了一阵喧闹声,本田菊的耳廓隐约捕捉到了一句话。
“祝你们幸福——”是个女孩子的声音,后边的话似乎被距离拉长了,越来越模糊。
本田菊跟王耀并排走着,权当是听错了。突然,他感觉手被人握得更加紧,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。
TBC.
emmm大概还有一更就完结了吧xxx
脑子有点锈了让我缓缓_(:з」∠)_










果然懒癌患者还是适合糊背景......
滤镜拯救我的灵魂!orz

【恐怖宠物店】【雷D】Laggard(上)

Part 1
细小的雨珠不住地飘落在树叶上,在叶尖上汇聚,滴下来,使得地面上的水洼晕开一圈一圈密密的涟漪。
树林深处,雨声、窸窣声,夹杂着几声枪响,嘈杂一片。
“站住!你逃不了的!......S'hit!”不辨方向地奔跑着,身后不时传来搜查官情绪激动的谩骂声,D伯爵已经连苦笑都扯不出来了。又是这样的你追我赶,本以为不同国籍的人类,处理问题的方式会不一样呢......看来,自己还是对他们抱太大希望了。
伴随着新的一声枪响,D伯爵感受到肩膀处传来了一阵撕裂肌肉的痛楚。短暂的分神间,他没有注意脚下,横在路中央的树枝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把他绊倒在地。
这一瞬,D伯爵显出了平日里难见的惊恐。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却每每以失败告终。
指甲无力地嵌进被雨浸得湿润的土壤,他闭上了眼,不再有动作。也许是剧烈疼痛感的影响,又或许只是太累了,心中压抑了不知多久的绝望这时候如同潮水一般,猛然决堤。
人类的世界向来容不下他们的。
他还能清楚地记得多年前的那场大火。来不及远行的鸟儿扑打着燃着火星的羽毛,在火海中苦苦挣扎。走兽们在困境中徘徊,徘徊,直到他们的鲜血与死亡交织出的黑色幕布徐徐落下。无力的嘶吼与哀鸣,所有的悲哀与恨意,全部完完整整地、连同着残存的几丝希望一起,传到了他这里。
——幸存下来的不只有他们拼死保护下的后代。渗透到每一滴血液中的恨,是可以一直,一直延续下去的啊。
人类自认为现在拥有了高度文明,但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,难道与之前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差别?!
为了自己的利益,他们几近互相残杀。新大陆也好,殖民地也罢,甚至连肤色还要分个高低贵贱。连同族人都不留情面,自己竟还妄想着他们会给我们留一点生存的空间......
人类无止境的欲望,造就了他们今日的辉煌。
为了自己能活下去,就要将其他所有生命都赶尽杀绝吗?
为了自己能活得更好,就要剥夺其他物种活在世上的权利吗?
可是,当我们最终都被毁灭掉的时候,人类又想怎么办呢......
D伯爵渐渐放松了自己,等待着后方幸运的搜查官的脚步声。
——再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。
再也不想......回到有人类的地方......无论是谁。
出乎意料的是,他昏昏沉沉地楞了许久,却始终没有听见任何吵闹的声音。难道又是附近的朋友帮了我吗?
他一下子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露出奇怪表情的脸。
那人被吓得惊呼一声。“伯,伯爵!你既然醒着,也没必要这么吓我吧!?”
“还有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耶!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又走私毒品被追杀了吧!!”
他愣了一下,动了动嘴唇。“刑......”警先生。
.
D伯爵猛然惊醒。这个星期他总是在做同样的梦。每一次,都在他遇到雷欧之后便戛然而止。
自己在梦里总是很容易情绪化啊......一直以来所做的事,真的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吗?
他从床上坐起来,揉了揉额角。店里的动物们最近又都说有什么奇怪的预感,恐怕还真可能有麻烦事儿要找上门了。不过,多亏了这些梦,他这几天都醒得很早,倒是极大地方便了他排队购买限量的水果蛋糕。
反正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,不如暂时放下这些最近才频繁出现的奇怪思绪吧。
这样想着,D伯爵披上一件纯色的长外套,推开了店门。

Part 2
清晨的歌舞伎町,并没有多少人。雷欧快步走在街上,手中拿着一张区域地图,黑色水笔画着的大圈正好将「新中国城」死死地套住了。
不久前,他回到美国整理自己搜集到的所有资料的时候,偶然间知道了日本的这块地方。又一个新开的“中国城”,而且附近也的确有口碑极好的甜品店——
直觉告诉他,伯爵绝对、绝对会来这里的!
想到伯爵被他抓住时的表情,雷欧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[别人看起来很蠢的]笑容。
“就是这栋楼吗?新中国城?”他停下脚步,略带惊讶地抬头向上望去。
足足十几层楼(或许还要高),这简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商品娱乐中心嘛!而且这明明是大楼,顶上写个「中华街」是要闹哪样啊喂!
抱着直奔目的地的想法,他做足了准备,颇有信心地进了楼。然而,在看到里面的实景后,他吃了一惊。
别看这楼外面没什么,进去之后还真有种大街小巷的感觉,也的确算称得上是“街”了。雷欧抽了抽嘴角,要想在这么大的地方找到一家小小的“宠物店”的招牌,还真是得费些功夫。
没办法,他只好一层一层地逛上去。因为比较早,很多家店都还没开门。整条街只有他一个人,这样的感觉实在是有些诡异,使他更加坚定了尽快找到宠物店的决心。
“诶?那是哪家店?怎么会有那么多人?”走了些距离,雷欧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店铺门口出现了一条长队。人们在柜台付钱时,跟店主有说有笑的,应该都是些老顾客了。
雷欧加快步伐,朝着那家店走去。
......
走出店铺的人们,都心满意足地拎着一个小盒子,一看就是甜腻腻的蛋糕。招牌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。他们这么早来这里排队,显然就是为了这一天只卖三十个的糕点。
“切,原来是个甜品店啊!”雷欧不满地抱怨了一句,便又准备继续下一层的探索。
但是,当他转过头去时,眼角隐约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那个背影,他绝对不会认错。
[伯爵!!!]雷欧整个人都抖了一下,原有些困顿的大脑一下子变得清醒无比。他这几年里学乖了不少,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傻傻地直接朝对方大吼。
——所有事情都可以延后,但抓伯爵不可以!这次要是又被他逃了,那他这几年不就又要重新开始了吗!
雷欧一个箭步冲上前,身形一转,牢牢地扣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等到所有的动作都行云流水般做完后,他自己才真正意义上地反应过来,楞楞地盯着D伯爵短路了。
他的“梦想”成真了?
他不是在做梦吧?
“......刑'警先生,请你放开我好吗?很疼啊!”D伯爵实在受不了了,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腕,“你还是那么粗暴。”
想都不想,雷欧一句话就脱口而出。“如果我松开了你不就跑了吗!”
“但是,刑'警先生,我的宠物店是不可能一下子搬走的啊。”D伯爵撇过头去,叹了口气。这就是那个「大麻烦」了——动物们的直觉果然一直都很准啊。
“时间还早,要不要来店里喝杯茶?”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
#sigh#第二部还没补完的萌新自割大腿肉...... 自娱自乐系列x思维混乱,文笔垃圾,如果真的有人看到了,还请多多包涵!
本来想写个很小的短篇来着的,天知道我怎么会这么拖沓,现在才码了三分之一左右哦我的天。

又来存个档......前年国庆节的东西了(。。。)
它的背面现在还没完工【懒死

对哦,在社区传一遍再存回来就会有个绿色水印来着[б]ω[б]

老家没网,无聊的产物?天知道我都画了些啥orz
↑没学过画人的渣渣。

【耀菊】手把手教你如何有效率地催更(b站梗)

目录

chapter 15.
房间里的所有摆设都是原样,就好像本田菊从未离开过。他有些怀疑王耀打他走后就没进来过。
可是地板很干净,床头柜、书桌上都没有积灰,如果真的没人打扫那是不可能的。本田菊在床沿坐下,想到王耀为了这个没人住的房间多交了半年租金,顺带着还每天进来扫扫地,有些想笑。
但此刻他的眼睛里却全是泪水。
......人们每次分别时说的“后会有期”,总是会渐渐地变成“永别”。
王耀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,其实心细得很,任何一个细节都把握得几近完美。
他可以为素不相识的本田菊捡起一部手机,并提醒他注意安全;他可以预见到本田菊不吃饭加夜班,提前做好夜宵;他知道本田菊可能会回来,一直不换门不换锁并且每天为他打扫房间;他还会在外出的时候留张便条......
还会做饭。还会国画。两样都做得很好。
「可是,王耀是干什么的?」
——不知道。
「王耀之前经历过什么?」
——不知道。
什么都不知道。
王耀这个人只是突然地闯入了他的世界,然后又突然地消失了而已——
关于他,本田菊有太多想知道的东西,可他似乎从来没有说起。
信任,取决于了解对方的程度。我不了解王耀,所以我不信任王耀;同时,王耀如此谨慎,是因为他也不信任我吗?
本田菊一愣,随即苦笑着低下头去,用手撑着鼻梁。也许以自己的这种性格,即使王耀这周没有出去,两人也就只能越走越远了吧......
回过神,他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跌进柔软的大床里,然后缓缓地将气呼出来。
如果是冬天就好了,能看见白色的雾......
突然听见房门被人叩响的声音。本田菊坐起身,仔细地听着门口的动静。
.
“小菊!小菊!”王耀丢下手机,在门外喊了几句,无人应答。他犹豫一会儿,敲了敲门。
“还是不开吗......”他叹了口气,“也许他睡着了?”
如果真睡着了倒没啥大碍,可王耀就怕他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多想。
要不,找找有没有钥匙,然后就说自己不知道他在?
正想着,啪嗒一声,门出乎意料地开了。两人同时被惊到,各自向后退了一步。
显然,本田菊的惊讶要远远超过王耀,他的肩膀因为激动有些微微发颤。
“耀君,你还......”活着?
“是啊,难不成我出了趟门就回不来了?”王耀笑了,注视着他的眼睛。
本田菊突然想紧紧抱住眼前的人,但不知为什么,他没有那样做,甚至连目光都不自然地从王耀身上移开了。
果然,明明知道自己之前所想出来的只是没有根据的绝对不能相信的话,却还是会被影响到呢。
不过没关系,王耀先一步抱住了他。
“小菊,我回来了哦?本来以为你会有很多事情想问我的......嘛,你问我就说,绝对不会骗你的!总之别多想了,难得回来一次,就放轻松点随便玩玩吧。”
随后,他凑近本田菊的耳廓,轻声说:“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可是很重的,跟你拉开距离,我绝对做不到。知道这些的话,你是不是可以把一些想法暂时忘掉呢?”
本田菊感觉自己的一只耳朵有些发烫,但他并没怎么在意。沉默许久,他放弃了似的彻底放松下来,将脸埋进对方的颈窝。
“谢谢。”
.
然而,画架边上的摄像头什么都没录到。
【(╯°□°)╯︵ ┻━┻他们到底干啥去了?!】
【果然是有钱人家,这都浪费了多少电了orz】
【有没有将音量开到最大的勇士!!举起手来XDD】
【举#只听见了脚步声,还有一点点说话声但不知道在说啥】
【嗯反正肯定没有吵起来哈哈哈哈哈】
【啊啦果然那个人是竹爷吧~ಡωಡ】
【期待结局ing】
这边,本田菊的眼睛不经意瞄到了阳台。
“啊在下的电费颜料画板!!还在直播!”他急匆匆地收拾好所有摊在地上的东西,无视刷过的一波波弹幕,自顾自说起了结束语,“非常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......在下明天会将剩余部分补上的。另外,之前是个误会,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。那么,明天见!”
【呜呜呜菊大居然第一个关心的是电费quq】
【woc我戴耳机音量调最大之后突然就吼了一句!心脏都飞了!】
【嘿嘿看样子他俩的问题解决得不错√】
【!∑(゚Д゚)别走别走陪我们聊会儿天嘛】
【啊啊啊啊啊就这么结束了?!】
【我不管我要私菊大问问细节!不然怎么出本啊ಡωಡ】
【哟上面的能耐啊你!出了给我留一本!】
【★其实问竹爷也是可以的★】
【哇我们还没挂?(=´∀`)人(´∀`=)】
TBC.



【耀菊】手把手教你如何有效率地催更(b站梗)

目录

Chapter 14.
雪又下了一场。山里的路早就积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的雪,尚未被人踩实过。已经看不出来这儿曾经有过石阶了。
越往上走路越窄,有好几次,半步宽的小径边上就是悬崖上长出来的树,也是白茫茫的一片,枝桠上挂着一条条透明的冰凌,非常漂亮。
再后来,走到了两个较矮的山顶之间,路又宽又平坦,两旁全是高高的松树林。不时会从头顶上传来一阵冰块掉落在树枝上的声音,然后头上、肩膀上,就会感觉到被什么小东西砸中——那是因为融化而松动掉下来的碎冰块。
本田菊什么都没说,只是非常认真地往画布上涂抹着颜料。画里一个人也没有,却能看见一连串脚印,每次都停在半路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。
【嗷嗷嗷疯狂给菊大打call啊啊啊啊】
【wdt我就回了趟家我看见了什么?!!zsksm】
【我还以为菊大再次失踪了www】
【欢迎回来!撒fafa★】
【woc美炸!!!】
【菊大这是在画哪里哇_(:з」∠)_感觉对那里很熟悉的样子】
本田菊把眼前这幅画中最后的一个脚印处理好,稍稍停了停,将笔搁置在一边。
似乎找到了一些年初自己一个人直播的感觉了呢。
他知道刚才有个小天使问了他一个问题,于是习惯性地开始思考回答。
“这个......在下也不是很清楚,但就是知道它就应该是这样的......”
“啊,说起来,你们有谁见过九'寨'沟的雪吗?”
【可能吧,菊大,你以前曾经对这个地方很熟悉?】
【↑可是现在又忘得干干净净】
【啊咧九寨沟......?那里不是......】
【菊大你可能不知道,几天前那里地...震了】
【我见过我见过XD可漂亮了嘿嘿嘿】
【唉,有的人还没找着呢......】
本田菊看着满屏幕的“地震”二字,心脏有一种被揪紧的感觉。
为什么自己要提到九'寨'沟呢......明明知道他们不可能不提到它的......
两个晚上加上一整个白天,电话都打不通。侥幸心理被粉碎得一干二净。
他也曾经努力地往好的方面想,可最终,深夜里充斥着整个脑海的,是王耀被困在石块下的场景;王耀坐在轮椅上对自己笑的场景;甚至得知警方挖出......
他要去九'寨'沟找人,可他根本就只能为搜救队添负担。
他想知道王耀现在在哪里,可他根本联系不上他。
他愿意待在这里一直到王耀回来,可他根本没有这个能力。
或者,他至少应该知道有哪些人失踪了,可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本田菊现在才意识到,自己同王耀的唯一联系,就只有一部手机。
没有了它,本田菊什么都不是。
真的没用......
“我知道啊......九'寨'沟,”本田菊极力控制自己,但还是带了点哭腔,“我刚来的时候......就知道了。”
【等等等等等菊菊菊大?!你你你!?】
【......不会是有什么身边的人去了那里吧】
【wdm?!菊大别,别哭啊,他一定会安全回来的!,!】
【我以前的同事在搜救队里,她说目前为止还......一个都没...】
【wtf上面的你想干啥?!菊大别难过他一定还好!】
【其实...菊大,你可以哭出来的,我们永远在你这边ww】
【虽然没有肩膀给你靠,但至少你可以与我们(手机)为伴呀XD】
本田菊一条一条地读着弹幕,再也忍不住低低的抽泣。到头来,自己只有粉丝们通过虚无的网络传到电子屏幕上的一点温暖吧......不过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“你们怎么都猜得那么准呢......”
他不想让自己一边哭一边开直播,于是他决定到另一个房间去。
本田菊站起来,准备朝卧室走。但也许是因为眼泪,他没怎么看路——所以迈出脚的时候撞到了画架。
“哐”地一声,画布连着支架一起倒在了地上。笔尖滚进了颜料盘里,险险停住了。
【菊大真的在哭......我的天啊】
【菊大好像要站起来?】
【哦嗷嗷嗷画板!别!啊啊啊倒了啊!】
【笔!笔要滚下来了!∑(゚Д゚)】
【quq菊大要走了吗】
【Mein Gott......你还好吗?】
【感觉菊大有一点控制不住了】
本田菊突然想嘲讽一下现在的自己。他望了望地上的一堆东西,在心中轻叹一句,转身走回了自己曾经的卧室。
门被关上了。
他犹豫了一会儿,又加了一道锁。
虽然......已经不太可能有人来了,但这种时候,还是锁上更有安全感些。
.
王耀回来已经是傍晚了。他进大门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很自然地把包往沙发上一丢。
紧接着,他却看见了阳台边上乱成一团。还没完成的画布被扔在地上,几支画笔横七竖八地躺着,颜料也被蹭到了地板上。
有一个摄像机摆着,旁边还有一部手机,连着充电线。屏幕里有许多弹幕飘过。
王耀凑近仔细看了看,几乎全是“菊大”“地震”“振作起来”这样的内容。
然后,弹幕数量突然爆炸性地增长起来。
【woc看见没地上有个人的影子!】
【↑憋瞎说!黄昏啊黄昏!看个毛线的影子!!】
【看吧还在动!我刚才还有听到脚步声的!】
【∑真的啊啊啊】
【菊大!菊大你出来了嘛?抱抱你!】
【悄悄告诉你有几个人刚被救出来yaaay】
“诶?菊大?”王耀这会儿是真的懵了,“你们在说什......啊难道!!”他转而看向那一堆绘画工具。
弹幕池陷入了几秒短暂的寂静。
然后,开始了新一轮更加猛烈的爆炸。
【这是......竹爷的声音?!woc?!】
【谁能告诉我这tm是什么新发展方向?!zvkbbih】
【竹爷你快去劝劝菊大啊啊啊啊】
【难不成,竹爷就是那个......人?】
【噗突然有点想笑了,前途一片光明】
【★竹菊一生推★】
【wtf上面也太乐观了吧乐观到有点ky】
小菊回来了。我留了张纸条。他知道我去了九'寨'沟。九'寨'沟地震了。我的手机丢了。
王耀此时有点绝望。
TBC.

Yay我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
这么几个月可能你们都以为我死掉了!
我......考完了期末考
于是决定诈尸x
【之前几次连诈尸可能都不算】
好叭。其实我这段时间一直很纠结,要不要弃坑......今天中午睡不着,突然想起了这个事情,就想了一个中午,最后突然地想起来那种感觉了w
所以——明天更新XD
啊剧情会有些奇怪请不要在意ouo

【耀菊】手把手教你如何有效率地催更(b站梗)

目录

Chapter 13.
一转眼,夏天已经接近尾声了。本田走的时候还是春天啊,王耀在心里小小地感叹了几句,又继续整理起行装来。
前不久,他以前的几个同事突然来了主意,要在单位放的长假期间游山玩水,顺带着问了他要不要一起。王耀本来想要拒绝,但看到他们一脸期待又没忍心扰了他们的兴致。
而且,他也确实很久没出过远门了。本来这个时候,他估计还呆在某个落水洞边上思考人生呢。附近的山和树林他曾经可是比自己家还熟悉——可惜现在再次深入山谷的时候,却是抱着旅游的目的了,也不会有时间给他在山溪边上坐一整天。
这一去最多也就一周的时间,所以要带的东西不多,几件衣服、一顶帐篷,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就够了。临走之前,王耀看了看角落里的工具箱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将它整个儿拎了起来。
这下子就像是去地质考察似的。
“诶......?还有什么东西落了吗?”王耀站在门口,拿着钥匙可就是不愿意锁门,“我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......”
“啊对了!我要出去一个星期,万一本田刚好这时候回来了怎么办?才半年不见就已经人去楼空,不得不说还真有点凄凉啊......我还是先打个电话过去比较好。”
他拿出手机,很容易就找到了本田菊的电话号码。
但是,在即将按下拨出键的时候,王耀的动作没来由地顿了顿。
本田已经去了日'本,所以换个手机用什么的也很正常吧?而且,万一他现在很忙,接电话不是会让他分心吗?本田这样谨慎的人,如果要来肯定会提前打过来的,这样......也不是很必要啊。
不过,就算他没准备过来,跟他叙叙旧唠嗑唠嗑也挺好的......
王耀尝试着说服自己打过去,但手指刚要触碰到屏幕的一瞬间,他缩回了手。
还是写张纸条放在桌子上吧。
.
五天后。
“下一站:武林广场。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。”公交车里的提示音让本田菊稍稍清醒了一些。他把双肩包背好,站起身,对刚刚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他身边的小女孩点点头——
“请坐在这儿吧,我马上就要下车了。”
本田菊站在透明的玻璃门边上,抓着边上的扶手,不禁再一次回想起当时母亲的话。
她居然这么容易就让自己再次回了中国......虽然时间不长,可已经让他惊喜到难以置信了。或许他该给王耀打个电话?本田菊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,却怎么都摁不亮屏幕。
啊,原来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吗......
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地向后倾倒,本田菊下意识地抓紧柱子,看见不远处的站牌离自己越来越近,最后终于停下来不动了。
街上还是没什么变化,除了人们的穿着变得更暖和以外,路还是那么堵,地铁口也全是忙忙碌碌的人影。
本田菊好不容易才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花了半个小时挤出在地图上已经变成黑色的路段。之后的行程就还算顺利了。
.
刚到那扇门前的时候,本田菊抑着激动的心情,轻轻地敲了敲门。没有人回应。
于是他加大了些力度,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回响着,还是没有回应。
本田菊只好放下背包,在一个暗格里找到了那把钥匙。
“耀君?耀君!有人在家吗?”他把包扔在沙发上,去了里屋,却找不到任何一个人。客厅几乎没有变过,茶杯被洗得干干净净,整齐地摆在茶几上。
“耀君只要在家,不可能不喝茶的,”本田菊靠在沙发上,盯着那些茶具,“居然被收拾得这么干净,他应该是知道自己要出去很长时间的......”
“诶?”他突然发现一个杯子下面露出了一张纸的小角。他把纸条抽了出来,它的背面写着几行字。很熟悉的笔迹,是王耀写的没错。
出于好奇,本田菊很想看看那上面写的是什么。可是,他又有些不放心。这毕竟是别人的东西,随意翻看什么的总觉得很奇怪啊。
“不管了......我看看这是写给谁的就好。如果是重要的东西,也不会这么随便地放在客厅里的。”
意外的是,这的确是写给本田菊的。
【本田:
我要去九'寨'沟一个星期左右,如果你这时候回来的话,可以睡在你原先的房间里——我可是一点都没动过哟。啊,扫地什么的还是有的,也有把被子拿出去晒过,不用担心积灰什么的。冰箱里有不久前包好的水饺,不愿意出去的话就在家里煮饺子吃好了!如果你回来了,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啊。
9.13】
看完,本田菊松了口气,稍稍绷紧的后背也放松下来,瘫在靠枕上,摁下了电视遥控器的电源键。
手机还在充电,等差不多了再给耀君打电话吧。
电视屏幕上放的正好是新闻,本田菊也懒得去换台,就这样盯着屏幕开始神游。主持人的声音听得他越来越困,虽然一字一句都听得特别清楚,可就是一句都听不懂,记不住。
但是,镜头突然转到了一片绿绿的山谷。“有关四'川'省'阿'坝'州'九'寨'沟的最新报道......”
他一个激灵睁开眼睛,总算对新闻有了些兴趣。
“就在昨日,九'寨'沟突发6.0级地'震❶,部分游客被困景区,有关人员正在积极展开搜救工作......”
本田菊开始觉得全身发冷,他的手有些发抖,拿起纸条看了又看,才被事实说服——耀君就在九'寨'沟。
耀君不是在别的地方,就是在九'寨'沟。
他冲到电视机柜前,拔下充电线,急急地翻开通讯录找到王耀的名字,按下去,把手机凑在耳边。铃声在他的耳朵里被慢放了无数倍,响了就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终于铃声被切断了,他心里一喜,还没来得及露出微笑,便听见了“嘟,嘟,嘟”的电子音。
无人接听。
TBC.
注:❶这儿的地'震不是指现实中的地'震,所以我将日期与级数都错开了......还是很抱歉,地'震什么的......愿一切安好w。

【耀菊】手把手教你如何有效率地催更(b站梗)
Chapter 8.
没啥可说的,吞了十几次???

隔了几个月还能被吞掉也是比较厉害的......没开车(连婴儿车都没有)还被吞成这样......?orz